散文(雜文)

魯迅先生真的該走了嗎

2013-11-02 22:11:00| 發布者: tianjin| 查看:

摘要:

(李有為)

     近聞魯迅先生的文章又被從人教版課本中移除幾篇,加之以前的陸續所為,大概已經所剩寥寥了。

     更有專家舉出種種理由,建議全面刪除先生的文章,不再讓這些充滿了所謂仇恨和批判的晦澀過時文字教壞青少年,全部換上一些唯美的章節來陶冶情操。

     此種論調聞之,借用先生語論,實在無話可說,對于這些無知者的荒唐,也不如忘卻,不說的好吧。

     可于我又不得不說,也許先生在世,不屑于與宵小論爭,圖增鼠輩之名,但我也是讀著先生文章長大的,所受教益尚深感于心,也望于自己的理解一吐為快。

     于文字表述而言,先生的文字時而夾雜著一些半文言在內,加上思想內涵深邃,的確令當今的中小學生難以輕易理解。可大家不要忘記,魯迅先生為文的年代還是一個崇尚文言文為美的時代,那個時候魯迅和胡適等人一起支持了新文化運動,針鋒相對地與舊文學陣營進行了直接競賽,用自己的文字證明了“舊文學之自以為特長著,白話文學也并非做不到”,并為新散文的創作奠定了基石。僅此一點,于純文學領域而言,魯迅也足成巨匠。所以,我們不能站在徐志摩、張愛玲營造的小資氛圍中和先生比較,更不能站在韓寒與郭敬明們用意識流砌成的美文里和先生比較,說先生語言晦澀,這是一種不敬,更是對時代的褻瀆!

    我也是受白話教育長大的,上學時接觸了很多先生的文章,從《一件小事》到《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從《為了忘卻的紀念》到《阿Q正傳》……憑心而論,當時有的真的讀不懂。可是多少年之后,我突然懂了,猶如武俠小說里面描述的多年苦練內功赫然而成,身心俱舒,記得在一段時間內我刻意摹仿先生的筆法寫文章,很自得的感覺。《倚天屠龍記》中謝遜于冰火島教張無忌強背七傷拳經,古時少年懵懂之際必熟讀孔孟之書,這種積累其實是一種量到質的飛躍,非積跬步和溪流而不成也。先生的文章較之文言文而言,是非常白話的了,他為我們在文言和白話之間架起了一座橋梁,當然走過還是退卻由個人而定,但沒了橋,也就失去了選擇的自由和貫通的舒暢,我們不該扼殺這種基礎,更何況就文言文本身而言,諸如《老子》、《孟子》、《論語》等,都是中華民族幾千年來思想的集大成者,丟失了才是犯罪。

    同樣是時代,魯迅處在一個封建體制逐漸解體、新的制度正在掙扎誕生的時期。動亂頻生、思想匯集、救國還是滅亡在考驗著每個人的神經,這是一個怎樣的歷史舞臺!先生在那個時候棄醫從文,根本目的就是要敲醒國人已經麻木不仁的神經。在國民大眾早已被封建文化支配得如待宰羔羊一般自覺地走向悲劇的時候,你還怎么要求文章中的美好和美感?!魯迅不是李白,豪飲伴輕狂;不是陶淵明,采菊悠然望南山;更不是柳永,花前月下曼曼輕歌;他只能做現代的陸游和辛棄疾,“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知道歷史的人都應該懂得,在那個封建禮教和愚昧文化大量殘余的時期,社會矛盾糾結中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讓人民覺醒。那個時候,美酒蜜餞是沒有用的,風花雪月的小資更是扯淡,魯迅是革命的更是聰明的,他因此義務反顧地舉起了投槍,投向敵人,也喚醒民眾。因此,文章中不可避免地充滿了批判、諷刺和對國民劣根性的無情揭露與鞭撻。先生所關心的,是整個民族的歷史命運,必然蘊含著濃重的歷史意識。先生曾說,他并沒有將小說抬進文苑之意,只不過想利用它的力量,來改良社會。這其實才是在治病,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尋求民族之魂的回歸啊。

    因此,做為革命家而言,魯迅先生更是偉大的!

    當然,話題拉回來,現在建議刪除先生文章的專家高士們似乎沒有徹底否定先生在歷史上的偉大,只是強調文字晦澀和文章過時兩點。

    關于文字晦澀我已于上文將自己的觀點做以說明,這里說說文章過時論。

  雖然新中國建立已經60余年,但有幾個人敢說幾千年的封建遺留對我們沒有造成任何影響?就自己而言,即使是伴隨著改革開放長大的一代,有的時候也會為一些問題所縈繞,世俗與道德、責任與心性、思想與行為無一不在受著老祖宗們思想的影響。除非你不是中國人,或者你從小就在西方世界里面長大,否則,誰也逃不出這個可悲而又無奈的圈子。

    我們中國人真的不再劣根與丑陋了嗎?魯迅先生過世幾十年后,柏楊先生寫出了《丑陋的中國人》,也是對國人恨鐵不成鋼地期待與鞭撻,柏楊先生看到了,我們就沒有看到嗎?

    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在自欺欺人地粉飾著人性的偉大和社會的太平。當今社會,“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別人吃了”的仍然比比皆是;孔乙己、阿Q和祥林嫂們依然層出不窮;先生在《吶喊》和《彷徨》中提出的農民問題和知識分子問題依舊沒有得到徹底解決。

    記得有人說過這樣一句話,一個民族對待知識分子的態度能夠檢驗它的文明程度,一個民族對待工人 和農民的態度則檢驗了它的良心!

    在我們自己都難以斷定良心是否仍舊泯滅的時候,在種種依稀于先生書中看到的人和現象在眼前重現的時候,在我們的國歌依然告誡我們“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我們又怎么能捫心無愧地說魯迅先生文章過時了呢?!

    所謂的“學者專家”們,恐怕你們才是真正惑國人精神的迷離之音吧?!

    但也要感謝你們讓我追憶起魯迅先生,這個中國現代史上將革命家、思想家和文學家統一為一體的歷史巨人,這個除了在文字鞭撻批判之外還會為革命青年流血而深深痛哀的性情中人。

  先生逝世77年之后,請相信依然會有人努力象您一樣憂國憂民、敢愛敢恨、堅持無悔吧!       

上一篇:十年 下一篇:說與寫

Copyright 2016 天津市商會 版權所有

天津市工商業聯合會 電話:022-27125110 地址:天津市和平區花園路9號 郵編:300041

技術支持:天津青年創業園 津ICP備05000951

津公網安備 12010102000323號

返回頂部
澳洲快乐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