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雜文)

透過 “歲月號”看人性

2014-04-23 11:13:03| 發布者: tianjin| 查看:

摘要:

    韓國“歲月號”船沉沒了,傾覆在21世紀的近海,幾十條救生艇沒有放下來,奪走了幾百條鮮活的生命,伴隨著一個又一個年輕生命的離去,幸存下來的卻是船長與船員,這是天災,還是人禍?

    許多人都不自覺地拿這次沉船事件和當年的泰坦尼克號相比,其中最突出的無疑是兩條船上船長和船員們的行為差異,不言而喻,這讓我們看到了人性的偉大與齷齪。

    也許我們不應該過分責難船長的臨陣脫逃,畢竟在人性深處求生的渴望勝過了一切,可問題在于,你是船長,就有呵護全體乘客安妥的責任和義務,這時的你,必須要有和船只共存亡的悲情與膽氣,否則就難辭其咎!

    “歲月號”的沉沒在短時間內加劇了世人對人性的思考和辨析,其實在大部分時間里,我們都被周圍看不見、摸不著、想不透的人性氛圍包圍并氤氳著。對人性的審視是沒有國界的,千萬不要以“五十步笑百步”的心態認為我們國民的人性高于韓國國民的人性,柏楊先生早在《丑陋的中國人》一書中就很明晰地指明了國人的劣根性,相對于歷史文化遠遜于中國的韓國而言,我們國民的人性恐怕更是源之愈久,劣之欲深吧?

    經過幾千年封建文化和社會現實的熏陶,大部分國民已經修煉成外表光鮮亮麗的花瓶,嘴大皮薄肚空,必須輕拿輕放,生怕一不小心被擊打成美麗的碎片。這樣的人,謹慎自保尚且不及,又哪有血性和膽氣為人性義舉之事?于是乎,在我們面前出現的常常是阿諛誹謗而非正義諫言;常常是袖手旁觀而非挺身而出;常常是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常常是見風使舵而非一往無前……

    雖然人性的贏弱并不能完全代表人格的好壞,但長此以往,卻可以讓軟骨病迅速傳染,進而造成國家和社會的贏弱,甚至讓整個民族挺不起脊梁。明朝的太監監軍使得整個軍隊都仿佛受到了閹割,往往禍起蕭墻,不戰而敗;清朝的北洋艦隊以堅船利炮之優卻懦守怯戰,最后一敗涂地。歷史的反光鏡從來沒有停止昭示我們對人性的反思,只是我們自己不長記性罷了。

    “試玉要燒三日滿,辯材須待七年期”,處事經歷過困難與荊棘才能分辨出真情和朋友,人性砥礪在最危急的時刻才能辨出真偽與高低。我們在歲月包裹的人性中行走并成長著,其實生活中并不缺少錚錚鐵骨和仁人志士,但只有我們思辨之、心向之、行隨之,真正人性的回歸才有希望。

    偉大的魔幻現實主義作家馬爾克斯剛剛離世,一個文學作品是否偉大,很大程度上在于作者筆下對人性的拷問是否深刻而真實。多年以后,當“歲月號”的船長面對著歲月的審判時,他是否會反思和懺悔,在那個清晨的海上自己因為恐懼而泯滅的人性呢?

    (李有為)

Copyright 2016 天津市商會 版權所有

天津市工商業聯合會 電話:022-27125110 地址:天津市和平區花園路9號 郵編:300041

技術支持:天津青年創業園 津ICP備05000951

津公網安備 12010102000323號

返回頂部
澳洲快乐赛车开奖结果